白山瀚水

爱眼护眼,从我做起。

总有神仙人物

听音乐听出萨克斯手调情的眼神

看树影看出一条摇曳的孔雀裙摆

她一切所见都成为吹过仙人掌的风

都成为异国他乡的雪

成为停留一夜的吻

成为夏日午后闷热的丝袜

成为幻彩镭射灯下的汗水 嘶哑的嗓子 无尽头的理想

她懂得把生活过成喜欢的样子

风雪沾染发色围巾,连毛呢的风衣肩膀都湿答答。夜色使他边际浪漫,深夜的树影投下幽深沟壑,阴冷的白雾要吞掉他脖颈,晕开月色,是奇异的绛紫调,荧惑降落在他身上,失去具形。


是一片削薄的钴玻璃,静默地立在童话森林里,贝尔架着南瓜马车要一头撞上去才能到城堡。

也是一段夜霞,他眼神泠泠地看我,像片带露水的花瓣贴在脸上,既冷且潮湿,一股子香气幽微。

白瓷砖。

记得小时候院长说:你一厢情愿,就得愿赌服输。

所以苏沐秋一直很心大,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,从来对失去无感,轻而易举从任何失败面前站起来。因为他知道,有的时候输掉是难免的,孤注一掷的时候要有准备——他准备过了。

因此他接纳叶修进家门的时候,也是有准备的。萍水相逢的人,一瞬间对了胃口,不能指望一辈子顺顺利利,与人分道扬镳是很正常的——他经历过不少,唯有妹妹相依为命。

苏沐橙居然看起来比他还要淡定,他本来还担心小姑娘会有点介意。这事说到底他莽撞,家里有个小女孩,再拉一个不认识的青春期小男孩实在不太妥。但他还是仔细叮嘱注意事项,和叶修约法三章,又和妹妹道了歉。

后来他才知道,沐橙是看懂了他的笑...

【喻江】sUnny Bay

江波涛在海湾里散步,美西夏季的阳光是在很烈,他戴着一顶草编的帽子,米色的短袖衫和白色的短裤,像个美国人一样趿着人字拖出门。

热风吹拂长杆的苇草,蔚蓝色的大海平静地卷着一点波澜,一排排纯白的帆船停靠在岸边。渡口潜进水里一半的潮湿木栈道上趴着小海豹睡觉。江波涛跟他打招呼,它甚至还会“摇手”。

海的那边是加拿大,江波涛在想温哥华免税的球鞋。

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他,这里游人很少,被人注意很难不发觉。余光很轻地转了一圈,对方竟然在不远处的木制海景别墅里——那排豪宅还没完工,有几间房顶还是空的木架——居然会有人在上面画画。

是包工头的儿子吗?江波涛首先想到。

画画?对,好像架了一个画架。...

王杰希和大澡堂。

王杰希搬了一个小马扎儿在房门口儿剥花生,看见他老爹套着一件儿挺新的白色褂子从胡同里头晃悠出来,脸上脖颈上一片潮乎乎的红色,精神焕发。

他掐指一算又是星期六,他爸在礼拜天休息之前总会洗个澡放松一下。胡同紧里头有个澡堂子,李叔家开的,叫个“正红澡堂”。

那时候还不像后来家家都有个热水器,想啥时候洗啥时候洗。一片儿的住户都指望着澡堂子舒坦,在那热气腾腾的房子里头见了面儿,笑两句,才真让人觉得快活上天了。

王杰希也想去,或者说这么大的男孩儿都想去。不大一块儿瓷砖房里,二十五六个好汉大声喊话、吹着那些令人神往的牛皮,热气呼呼地往脸上招呼。据对门儿林家那个学术气很重的哥哥说,眼镜儿一摘,在里面嘛都看...

嘻嘻
他可真好
可爱
还可以换脸哇咔咔
什么时候能出到王呢

【叶苏】每一天都是阳光落在薰衣草尖

沐秋生日快乐!!!天天开心!

灵感来自幻月之城 周笔畅老师的作品《充满浓雾的白色房间》


>> 

早上八点钟,苏沐秋自然醒来,没有选择睁眼,而是先闭目醒了醒神。

九点的街道,咖啡厅,白色屋顶,整洁的落地玻璃,大捧大捧的紫色薰衣草插在墙角的白色铁艺瓶里,深蓝西装的男人走过来,坐在小桌边。

服务生送来一杯卡布和一杯美式,男人笑着说“你好“,热烈的阳光落在薰衣草的叶尖上,氤氲出一片法南热浪般的甜味。

烟味,很轻微,男人喷了古龙香水,混合在一起很棒,他的手指在无意识地摩挲——或许我们应该...

1 / 17

© 白山瀚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